<mark id="8qvew"></mark>
<mark id="8qvew"></mark>
      <mark id="8qvew"><ol id="8qvew"></ol></mark>

    1. <meter id="8qvew"></meter>
      <code id="8qvew"><delect id="8qvew"><p id="8qvew"></p></delect></code><meter id="8qvew"><strong id="8qvew"><s id="8qvew"></s></strong></meter>
        <label id="8qvew"></label>

        1.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行業新聞

          煤電西移政策體系現雛形 基地西移成必然趨勢

           2013年1月1日,國務院印發《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闡明了我國能源發展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發展目標、重點任務和政策措施,也成為“十二五”時期我國能源發展的總體藍圖和行動綱領。
            在電力方面,煤電是我國第一大電源,同時也備受污染問題困擾,因此煤電的發展不再僅僅是電力產品的生產問題,一定程度上更可以說是環保問題。在近年來持續大面積發生的霧霾面前,這一特點也愈發突出,煤電的環境影響已成為電力能源發展藍圖的重要考量因素,而這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未來我國電煤發展的布局方向——向西!向北!這一布局特點從近期環保部、能源局的一系列舉措也可看出端倪。

            煤電基地西移已成為必然趨勢,這一點從《規劃》所設定的關于煤電發展的激勵政策上,便可以看出。其中規定,“在中西部煤炭資源富集地區,鼓勵煤電一體化開發,建設若干大型坑口電站,優先發展煤矸石、煤泥、洗中煤等低熱值煤炭資源綜合利用發電。”此外,還將大型煤電基地建設視為“十二五”時期能源加工轉化建設重點,明確將重點在山西、內蒙古、陜西、寧夏、新疆等煤炭資源富集地區,采用先進節水技術,建設大型坑口煤電基地,在貴州、皖北、隴東等地區適度建設一定規模的外送煤電項目。

            以上內容的確立,為西北部地區發揮資源稟賦優勢以及煤電重心西移提供了良好政策環境。相對而言,對于煤電在中東部地區的發展,則并沒有那么積極?!兑巹潯贩Q,要“合理布局”港口、路口電源和支撐性電源,同時,“嚴格控制”在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地區新增除上大壓小和熱電聯產之外的燃煤機組。

            上述措辭,可謂“東”“西”有別,反差明顯。同時,這也使我國煤電發展的西移趨勢變得愈發確定和明晰。

            但是需要強調的是,《規劃》只是為我國電力發展搭建了一個框架,藍圖的實現則需要更多具體的細則和規劃的出臺予以支撐和保證。而最近出臺的一系列煤電發展的相關政策,便具有此番意味。在東部煤電發展方面,以9月17日環保部、能源局等6部委印發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細則》為例,其中明確,到2017年底,天津市行政轄區內燃煤機組裝機容量控制在1400萬千瓦以內;河北省全部淘汰10萬千瓦以下非熱電聯產燃煤機組,啟動淘汰20萬千瓦以下的非熱電聯產燃煤機組。

            煤電重心西移,意味著煤電在東部地區的相對減弱。上述細則的出臺,便在一定程度上標志著煤電西移的藍圖已經在京津冀省市層面“落地”。

            同時,煤電的西移也必將伴隨著更大規模電力的東送。所以我國應堅持輸煤輸電并舉,逐步提高輸電比重,保證東部電力安全供應。對此,《規劃》表示,將結合大型能源基地建設,“采用特高壓等大容量、高效率、遠距離先進輸電技術,穩步推進西南能源基地向華東、華中地區和廣東省輸電通道,鄂爾多斯盆地、山西、錫林郭勒盟能源基地向華北、華中、華東地區輸電通道。”

          聯系我們
          客服電話
          0535-6953006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微信搜索:
          哈大電氣
          回到頂部
          官方微信
          掃一掃關注我們
          1区2区3区4区产品乱码不卡